祝灵君:党的领导是中国发展的核心优势

时间:2019-10-30 06:35 点击: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年,也是中国执政70年。这期间,无论经过多少曲折坎坷,中国始终稳健前行,从差一点“被开除球籍”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能够在较短时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纵然有多方面原因,但最关键的原因是中国的领导。党的领导,是新中国70年最大、最核心的优势。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是党和国家的根本所在、命脉所在,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所在、幸福所在。

  不少政治学教材经常会提到,政党(party)就是一个“部分”(part)。世界上许多政党只能代表“部分”人的利益,不同的“部分”通过竞争获得执政权,选举结束后,一个最强的“众意”战胜了较弱的“众意”,难以找到人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世界上很多政党的生存目标就是为了执政,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因此政党不需要考虑代表每一个人的利益,自然也就不需要有那么长远的规划和高远的理想。

  中国承载的初心使命,就是要回答“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中国是从远大理想中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去,始终坚守理想信念;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来,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中去,始终承载复兴大任;中国从人民群众中来,到人民群众中去,始终坚持人民立场;中国从艰苦奋斗中来,到伟大胜利中去,始终保持政治本色。历经苦难,才能见辉煌;不经风雨,何以见彩虹。一个国家由一个有理想、有信念、有奉献、有担当的政党长期执政,必定会沿着既定目标砥砺前行,必定会克服一个又一个的苦难、战胜一个又一个的挑战、迎来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进入一个又一个的佳境。没有,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在党和国家的关系上,西方国家从公元1500年算起进入近代史,在长时间的战争后诞生了民族国家,在探索国家治理过程中诞生了政党,形成了以国家为中心的政治传统,政党的地位并不是那么重要。而中国1840年以后陷入了内忧外患的黑暗境地,中国人民经历了战乱频仍、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深重苦难,在这样的环境中诞生了最有能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中国,中国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中缔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兴国兴,党强国强;强党为强国,强党建强国。

  党领导国家,就是要为国家发展进步确立正确的方向。一方面,它能够通过民主集中制原则,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另一方面,能够形成统一意志,避免国家治理碎片化,培育强大国家能力。只要方向正确、目标精准,中国就能集中力量办成大事、难事、好事。70年来,在中国的坚强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心,迎难而上,开拓进取,奋力前行,从封闭落后迈向开放进步,从温饱不足迈向全面小康,从积贫积弱迈向繁荣富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类发展史上的伟大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世界上很多发展中国家并非不想静下心来搞发展,而是由于短期执政的机会主义作祟以及执政期间反对党的杯葛,形成了不利于国家长期发展的结局。一个政党一个方案,你方唱罢我登台;你执政、我反对。为反对而反对,为制衡为制衡。制衡完毕,什么也没做;反对完毕,什么也做不了。

  西方发达国家政治发展的历史表明,民主并非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前提,而是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历史成果。因此,“民主是发展的前提”,“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这些观点似是而非。其实,很多发展中国家首先缺乏的不是民主,而是实现发展的秩序。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选择了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同于苏联的一党制,也不同于西方国家的多党制,这是在中国土壤中“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以各派为例,各派代表不同界别,代表了不同的众意;派由于汇聚了各方面专业人才,往往能从专业的角度思考问题,对中国的重大决策、立法、人事安排、重大工作安排等提出真知灼见,促使公共政策更加科学。各派成员基本都是知识分子,我国知识分子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优良传统,可以转化为提出诤言的制度渠道,推动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

  从政党制度的效能看,越是能代表人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越有较高的制度效能。世界上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选择两党制或多党制,政党只能代表“部分”人利益,难以实现人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而且不少国家在政党竞争中政治稳定成为稀缺品。苏联的一党制由于缺乏“众意”表达和综合的机制,没有小河,大河之水也会枯竭,人民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也难以实现。总之,一个国家无论选择什么样的政党制度,都必须以维护稳定为前提,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目标,代表并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上一篇:他们在一线工作,香巷挂牌开码
下一篇:没有了